追海龟的人

喜欢是一个范畴

【剧版镇魂续】渡

夜尊,做弟弟时的沈曳,跟着贼酋混黑社会或者在天柱里不死不活都没能打垮他。可是沈巍的一句“一切都结束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却让他的心理防线全面崩塌。他对这个世界的链接就是恨意,现在这个与他同归于尽的人,要跟他一起回家。偏偏,四圣器融合之后的能量与他们纠缠不休,黑袍使和夜尊可能还会再活未来无数个世纪。

夜尊说,“这么多年,我都是自己活过来的。”

沈巍道,“对不起,是我把你弄丢了。”

沈曳回头看向沈巍,饶有兴致“赵云澜没有跟你说过,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抗吗?”

黑袍使勾起嘴角,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。他随即看向穹顶的镇魂灯。灯芯被点燃了,烧的明亮,里面是熟悉的气息。沈巍鼓掌轮转,将黑能量缓缓试探着注入灯芯,慢慢剥离出一个能量体。可没过多久,体内便感到空空如也,喉头骤然涌上一阵腥甜,灌入的能量也难以为继,镇魂灯忽明忽暗,整个地星瞬间罡风呼啸,风卷云残。不时间,另一股黑能量稳稳地汇入进来,是沈曳。黑袍使转头就看到了一个弟弟的嗤之以鼻。两股地星最强的能量纠缠旋转,镇魂灯以二人能量为芯,光明终于安定下来。

沈巍收好赵云澜的能量体,叹了口气“以后你就没有黑能量了。”

沈曳:“一夜吞噬,夜夜吞噬。这回不用担心停不下来了。”

沈巍不说话。

“而且,你也没有了,黑袍大人。”

“除了活得长点,我们跟普通海星人也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“所以,你要回海星?”

“嗯,我有通行资质,而且可以带人。”

“我在那边有案底。”

“你在哪边没有案底,不过按照海星法系,总不能判你两回死刑。”

沈曳不置可否。

“但你得在我身边,以后我管着你。”

沈巍身上还是淡绿色风衣,准确地说,是带着窟窿的T恤和血迹斑斑的风衣。

沈曳有很多事情想问,比如你想恢复黑能量吗?你为什么舍命守护赵云澜。沈巍也有很多事情不知道,比如,在沈曳心里,这个世界上除了哥哥,所有人不过是砂砾芥子。两个人还有许多共同的混乱思绪,比如如何能给地星人应得的生存空间。沈曳觉得,权利必然要流血来换,虽然他以前是想两窝端的。沈巍觉得,既然都是人,便不想让任何一方流血,那么只好流自己的。

“你为什么不在地星做教授?”

“现在地星需要普及的是基础教育。在这以前,只能慢慢建立下层基础。”

沈巍回头看了看与自己长得一毛一样的沈曳,眸子静静地看着他,波光流转却人畜无害。沈曳心里有点发毛,突然间他觉得以后海星的日子,用沈巍的话来说,任重而道远,呵。

不久,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,定期派遣臻选的地星青年来海星学习是很有必要的,然后组织改建地星政务体制,合理分配资源,为异能觉醒的地星人制定行为条例,禁止一切异能的不正当使用,尤其在两界对外交涉方面。

被四件圣器永久影响的人有四个,沈巍、沈曳、大庆和赵云澜,这并不意味着永生,可好像也无休无止。但在他们漫长的生命里有很多个瞬间值得记忆,比如赵云澜再次见到沈巍时,眼里涌出的泪,一个久违的拥抱胜过千言万语。比如沈曳摇晃着红酒杯,在海星最高的建筑上第一次发现月亮的美,比如沈巍发现黑能量再次回到掌心时一抹自嘲的笑。赵云澜看了看化敌为友的沈曳,二者同时对沈公仆莫名担忧了起来。

我不拯救别人,不是不想,只是没那么自大。每个人都有与这个世界的相互作用。

居老师和小巍

我感慨于他的妙,又描摹不出他的美,只能离他远一些,用观众与演员的分界线给他自由。他像一场久违的细雨,并不酣畅淋漓,点点滴滴却都浸入土里。不想扰他清净,因为他是雨,在酷暑的煎熬里,那么珍贵,却又全凭天意。也不想用赞美来扰他人清净,欣赏这东西从来随缘。

小巍的离开定格在一个笑容里,他仰望星空时眼里有盛不住的真挚和单纯。那些笑容干净到脆弱,炙热又藏得深沉。项链里藏了一万年的秘密,原来也不过是小嵬默默藏起的糖纸。这一点甜,他没得过,得了就珍惜一辈子。这个世界与他有关,这个世界会爱他,赵云澜懂他。所以最后满足的笑了,像一万年前吃到那颗棒棒糖。

小巍

小巍的满足很简单,晒晒头顶的阳光,与爱人走在街上。他常常小心翼翼地珍藏起一些温暖和希望,却不敢触碰或挽留。夜尊尚且能为了爱恨孤注一掷,沈巍却为了一点守护的信念甘愿把自己填作基土,一声不吭。他从未开怀大笑,沈巍所有的笑容都像是收敛和珍藏。他要记住世间一切的美,然后揉碎在心里,沉沉睡去。

不好意思,先有的演技,才有的流量。

朱一龙总说自己的表演不够好,还能更好。举个例子,两人去飙车,一个说,速度太快了!心砰砰直跳!另一个说还不够快,不够快。谁的车速快?我猜后者。别把别人对你的坦诚和谦虚当成中伤他的借口,这不厚道,毕竟真话是多稀缺的一种东西。镇魂里的沈巍,可谓没有一场废戏,好的对手戏是互相成全的知道吗?
所谓流量里演技算好的,不好意思,正好反了。朱一龙这人在今年六月份镇魂开播以前都攀不上流量的高枝,一直逆风飞行,难得他踏实稳健,在任何作品里都能坚持一步一步磨练演技,才能让大众看到了他。
以后夸人,请不要用给你喂对手戏的演员做垫脚石。为什么呢?因为一部镇魂下来,有哪怕任何一场戏,朱一龙被比下去了吗?没有。还是那句话,人设什么的自己少艹,也别信别人艹的,人要是能那么简单就能被定义,才是真的装逼给你看。朱一龙,他就是安静腼腆,边界分明怎么了?他就是不想满嘴火车娱乐别人怎么了?不好意思,所有拿演技二字踩一捧一的,不过是因着一点私心,玩弄人心罢了,其实非常难看。

另外,每个人各有所长,表演方面亦如此。说他台词不好的,且不说张嘴的人是否有评委资质和标准,就问你,沈巍和夜尊双人配音演员原声,除了后期改的台词,有让人出戏的吗?我一集一集看下来,没有。沈巍这个角色是剧版镇魂的定海神针,很多人一开始都是被这个角色吸引,带着看下去的。如今戏已散场,才来说三道四是不是太早了点。
对了,演员朱一龙早说过,他只是普通好看,他只是一个还走在路上的经常为了表演而纠结的演员,远没有别人的致臻完美,放过他吧。顺带请下次说谁致臻完美的时候,先来个奖项或者代表作正名。倒不是说迷信权威,只是觉得一张嘴张口闭口太容易了,要拉踩首先也得有点真金白银的入会费是不是,搞传销还得有幌子呢对吧。

白老师看起来大大咧咧,其实应该比较敏感内秀,朱老师看起来安静腼腆,其实倒有几分习武之人的爽朗豁达。

说说剧版沈巍和夜尊人设

夜尊:与哥哥相依为命,以为被哥哥抛弃,被贼酋凌虐长大,恨哥哥,恨世人,恨世界。当了一天贼酋,被关了一万年。插了哥哥一锥子,最后还是握上了伸过来的手,那是他万年生命里唯一的温暖和羁绊。
沈巍:以为弟弟死了,重逢时以为弟弟是贼酋,没拉住被恨了一万年不知道原因。被弟弟折磨的时候说,你恨的是我,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。到最后只得一句:一切都结束了,我们回家吧。

这对兄弟都不是无情之人,甚至至情至性,只是一个因爱生恨,一个监守本心。其实这个哥哥也才比弟弟大一点点而已。夜尊玩世的笑容背后全是绝望,沈巍的笑容背后却全是值得。都是太孤独的人,抓住一点温暖就豁得出粉身碎骨。剧版剥夺了沈巍呼风唤雨的绝对能力,他不是什么被强行提升神格的鬼王,他有家人,通过普通人的努力一点一点搏来的地位和眼界,也因此有了一颗飘摇济世的心,和赵云澜是两个互相仰望的灵魂。他的强大因为局限而格外壮丽,他的悲悯因为脆弱而格外柔情。只是这个人好可怜,他始终抱着殉道的姿态,想挽留于万千,其实谁能总带着王子般高傲的姿态轻易改写江山。英雄之所以令人敬仰,不是因为他们长胜不败,而是虽然害怕,却仍然能够戴上面具,参加一场注定不能凯旋的战争。
所以,剧版的沈巍和夜尊,都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自洽,谢谢居老师的理解和演绎,成了镇魂里的一枚定海神针。导演、音乐以及两位主角是这部剧的华彩,可遗憾的是他们也是唯三及格的部分了。其他都在不遗余力的拽观众出戏,可越是这样,越是觉得某些坚守的可贵。
演员是出卖魅力的职业,只要你有。对吗?

意难平再加几句:镇魂后半部分的剧情和配角几乎全部沙雕,是无法忍受的沙雕。造成了看主角戏份与看其他戏份有严重割裂感。我从没见过主创团队的水平如此参差不齐的戏。这戏真的可以更好,不过能有如今的效果也感恩吧。

朱一龙啊,一句废话也不说。也不是真的装完美,他就是边界感清晰。说毛猴也是自己的一部分,就觉得其实是个倔犟爱自己的人,可他不说,毕竟,那是自己的事。镇魂的结局,是我想写同人都无法下笔的,沈巍太累了,让他休息吧。再见镇魂,你好,朱一龙。我们浮生再见。 ​​​

让那个斯文妥帖,滴水不漏的沈教授发出狰狞呐喊的,誓死守护的,不是赵云澜,而且赵云澜代表的一个理念:平等及共存。 ​​​当然,还有一份不可言说的羁绊,是温暖,是感激,是知己或许还有。

“如果有一刻,我必须拿我的伤来换大家的命呢?”沈巍盯着赵云澜。这确实是一种逼迫,他在帮赵云澜,帮他下决心,因为他知道赵云澜的个性。然后才笑着说“我想到时候你就有答案了。”其实看来看去反倒是夜尊更像原著里的沈巍,只不过方向不同罢了。